beat365在线登录
当前位置:首页>>beat365在线登录

不太可能“人传人”的猴痘引发疫情原因何在?

关键词:beat365在线登录

日期:2022-10-31 04:37:49作者:超级管理员
我要分享

  不太可能“人传人”的猴痘引发疫情原因何在?连日来,一种很少在非洲以外地区发现的罕见疾病猴痘,同时在欧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等地区的十多个国家出现,引发各方高度警惕。

  而且,让专家担忧的是,绝大多数猴痘病例并没有猴痘流行地区的旅行史,这和猴痘病毒的传统传播模式不符。

  1958年在丹麦哥本哈根,研究人员从实验室的猴子身上首次发现了猴痘病毒。1970年在扎伊尔(现为刚果民主共和国),一名9个月大的男婴被诊断为猴痘,这是首例人类猴痘病例。从那时起,猴痘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成为地方病,并蔓延到其他非洲国家,主要是中非和西非[1]。

  非洲猴痘感染病例的中位年龄从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4岁和5岁演变为2000年代和2010年代的10岁和21岁。总体而言,在大多数两例或两例以上病例暴发以及单一病例报告中,男性病例占50%以上。非洲以外的病例也更多地发生在成年男性身上[2-4]。

  在过去50年中,猴痘确诊和疑似病例增加了10倍以上,从1970年代的48例增加到1990年代的520例。

  刚果民主共和国是报告病例最多的国家,从2000年开始,刚果民主共和国开始主要报告疑似病例的数量,从2000~2009年的10000例以上增加到2010~2019年的18000例以上。仅在2020年前9个月,刚果民主共和国就报告了4594例疑似病例,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12个月数据公报报告了6257例疑似病例[6]。

  2022年5月24日,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危害及预防司司长西尔维·布里安德(Sylvie Briand)在第75届世卫大会上表示,自5月7日英国发现首例猴痘病例以来,短短17天里,全球已有19个国家和地区上报了131例猴痘确诊病例和106例疑似病例。

  在临床和免疫学上,猴痘病毒与天花最相似。历史数据表明,天花疫苗(牛痘)可以保护人群免受猴痘的侵害,有效率约为85%[7]。

  在天花猖獗的时候,还没有猴痘病例的报道。这可能是因为两种疾病的症状相似,或者缺乏对病原体的实验室确认,导致将猴痘误认为是天花[8]。

  随着针对天花的疫苗接种运动取得成功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1980年5月8日的第3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,宣布天花被根除,并停止了常规疫苗接种。在文献的回顾中发现,未接种天花疫苗的人约占猴痘病例的80%~96%。

  莫纳什大学生物医学专家Nguyen和同事[9]利用统计模型估计,2016年(尼日利亚疫情爆发的前1年),只有10.1%的人口接种了疫苗,考虑到个体水平的免疫力下降,人口免疫力从1970年的65.6%下降到2.6%。到2018年,接种人口下降到9.3%,估计人口免疫力下降到2.2%。

 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同属正痘病毒科,猴痘病毒的基因组为双链DNA,长约197kb,基因组末端包含一个相同但方向相反的末端反向重复序列。该病毒包含190个开放阅读框(约16个在天花中不存在),其中4个位于末端反向重复序列中。

  猴痘病毒的DNA含量比天花病毒多得多。但天花病毒不是猴痘的“精简版”。天花具有多达9个定义的编码序列,而这些序列是猴痘病毒所没有的,或者猴痘病毒仅保留了片段[10]。

  葡萄牙国家卫生研究所的约翰·保罗·戈麦斯(João Paulo Gomes)博士及其同事于当地时间5月23日公布了9份葡萄牙病患所携带的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[11]。至此,全球科学家已得到了13份最新猴痘病毒基因测序结果,样本分别来自葡萄牙、德国、比利时、美国。

  通过对样本基因组序列在病毒基因进化树上的定位可以确认,本轮暴发的猴痘病毒属于较温和的西非分支,与2018年和2019年从尼日利亚向多个国家(英国、以色列和新加坡)输出的猴痘病毒关系最为密切。但与其相比,出现了平均50个单核苷酸多样性位点(SNPs)突变。考虑到正痘病毒作为DNA病毒的变异率,这样的变异程度超出了科学家的预期[11]。

  天花病毒和猴痘病毒的相似性可形成交叉免疫,在实践中,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预防有效率达到了85%。在没有定期加强免疫的情况下,天花疫苗提供的免疫持续时间的争论仍在继续,但无可争辩的是,天花感染的幸存者对其有终生免疫力。据推测,天花幸存者也对猴痘拥有有终生免疫力。

  既然天花疫苗对预防猴痘有效,那么,需要多大程度的疫苗接种才能足以阻止人类猴痘的传播?

  在1919年至1958年的40年期间,刚果民主共和国报告了122600例天花病例,平均每年约3065例。在同一时期,大约进行了7800万剂疫苗接种和补种,其中绝大多数是在1945年之后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疫苗接种对天花产生了明显的影响,并最终根除,同时也对潜在的人类猴痘感染产生了一定作用[12]。

  然而,由于没有在天花根除之前和期间人类猴痘感染发生率的数据,很难明确天花群体免疫对猴痘感染的保护作用。

  在1967年至1971年期间,在根除天花的高峰期,估计向西非和中非的21个国家提供了15236000剂疫苗,用于天花疫苗接种或补种[13]。免疫接种的绝对数量无疑对发病率产生了影响,并且可能不仅影响天花的地理分布,还影响包括猴痘在内的其他正痘病毒感染的地理分布。在天花根除之后的几年(1985~1995年),刚果盆地的猴痘病例报告数显著下降。

  答案是:不会!因为猴痘病毒与新冠病毒在病原学、临床致病性及感染传播特性方面有着明显的不同

  猴痘病毒是一种DNA病毒,它的遗传物质被复制到具有相同信息的两条相反的DNA链上,DNA病毒更擅长自我检测和修复突变。而新冠病毒属于RNA病毒,这种病毒的变异毒株通常可以“突破”因接种疫苗或此前感染过该病毒而获得的免疫力。

  新冠病毒可以在没有任何症状的情况下传播,这也是导致全球大流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,而猴痘在出现症状时具有传染性(通常持续2~4个星期)。因此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更容易地发现它。

  1980年代进行的流行病学建模研究得出的结论是,由于该病毒本身缺乏传播性,因此猴痘在人群中传播的可能性极小[14-15]。从1980年到1984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收集的观察结果表明,生活在猴痘高危社区的人平均有10.7 名密切接触者(其中50%是高危家庭接触者),未接种疫苗的接触者的二次传播大约是接种疫苗的6.7倍。

  另外,猴痘的基本传染数R0(指在没有外力介入,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,一个感染者平均可以传给多少人)小于1,一项研究估计为0.59。在2020年初期的主流新冠病毒毒株R0值大概在2.5~3之间,而目前上海流行的奥密克戎2代BA.2的R0值由于测算方法和人群不同在9.5~13之间,换句线个人。

  如果基本传染数大于1,意味着该疾病可能传播得更广泛,因为每个感染者平均会感染更多的人,但如果小于1,感染人数就会越来越少。这也解释了自发现猴痘病毒以来,2022年之前的所有猴痘疫情暴发都会在短时间内停止。

  新冠病毒在同一个房间内平均15分钟内就可以传播,猴痘的人际传播需要与有症状的感染者进行密切的身体接触,特别是接触感染者皮肤损伤部位的脓液、血液或结痂。接触被病毒污染的衣服、床上用品、毛巾或餐具等物品也可能导致感染。

  总之,猴痘病毒与新冠病毒不同,猴痘是一种已知的病毒,而非新病毒,人类已经有了针对性的疫苗和治疗方法。猴痘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温和的,传播速度比新冠慢得多,而且其独特的皮疹症状使其更难被忽视,这也使得寻找感染者以及为风险人员接种疫苗的工作更加容易。

  世卫组织全球传染病危害防范部门主任西尔维·布里安德(Sylvie Briand)表示:“我们鼓励(各国政府)加强对猴痘病毒的监测,了解这一病毒的凶险程度与传播路径。”但同时,她认为猴痘病毒是“可控”的,并呼吁各国展开世界范围内包括科研、防控等多方面的国际合作。

  鉴于猴痘病毒不具有类似新冠病毒的易传播性,科学家们预计猴痘大规模暴发或大流行的可能性极小,公众感染的风险很低,无须恐慌。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